温岭被收养女孩户口13年无法解决 面临父女分离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20:42

13年前,陈玲丹被养父抱养回来后,因为没有及时登记户口,当了13年“黑户”。没有户口,就意味着没有身份证,不能上高中大学,不能结婚生子,不能坐火车飞机出远门……

在记者的陪同下,父女俩前往温岭市办证中心民政窗口寻求解决办法。但等待他们的,却是一道户口和亲情的选择题。

女孩需送福利院才能上户口

这意味着13年的亲人将面临分离

户口和亲情 这道选择题太残酷

一个曲折煎熬的上午

陈玲丹父女一夜没睡好,上午8点半就到了温岭市办证中心,比记者约定的时间提早了半个小时。

但是,他们并没有等到期待已久的好消息。民政窗口的工作人员翻阅了所有资料后,告诉陈正连,他和陈玲丹之间只相差35周岁,而按照《收养法》规定,应当相差40周岁以上。

那怎么才能给女儿办上户口?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陈玲丹送入福利院,但一旦超过14周岁,福利院就不再接收了。而陈玲丹只差3个月就到14周岁了。

听到这里,陈正连有些发懵,隔了好一会才轻声问,“还有不送福利院也能上户口的办法吗?”

“或者等孩子满14周岁以后,可以在公证处办个事实抚养的公证,然后去派出所上户口。”工作人员的话似乎让陈正连抓住了救命稻草。

但从派出所反馈回来的消息却不是那么一回事。“按规定,只有拿收养证才能上户口,事实抚养的公证不能作为上户口的证明。”

陈正连“哦”了两声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又电话咨询婚姻登记处,能否为陈正连和陈川贞办理结婚登记。“按《婚姻法》规定,智力残疾是可以办理婚姻登记的,但要能表达自己的意愿。”

陈正连摇摇手说,陈川贞虽然能够操持家务,带大孩子,但是口齿不清,外人根本听不情楚她在说什么。

这可怎么办呢?还有其他办法吗?陈正连垂下头,一根接一根地抽起闷烟,陈玲丹在一旁用草帽为父亲扇着风。

“要是阿丹去了福利院,我能每周去看她吗?”呆坐了会后,陈正连转头问我。“当然可以了。”听到我的回答,他没有说话,默默点了点头。

在办证中心人来人往的热闹中,父女俩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一顿各怀心事的午餐

从办证中心出来,已经是中午11点。我们在附近找了家小饭店,解决午饭。

陈玲丹打望着四周,有些兴奋,“我从来没来过这么好的地方吃过饭。”

换了个环境,陈正连的心情也好了些,主动聊起了户口问题。“如果真的只有送福利院才有户口,那就送嘛。只要孩子好,我就高兴!”

但一瓶劲酒下肚后,陈正连的话多了起来。“有孩子,家里多热闹啊。别的不说,每天吃饭,阿丹都会摆好碗筷,喊爸爸吃饭了。这要送她去福利院,心里舍不得啊。”

陈玲丹并没有接爸爸的话,低头大口扒着饭。

陈正连啜了口酒,似乎对他先前说的话有些后悔,“这事儿太大,我得回家找她爷爷奶奶大伯,再合计合计。”

这时,门外走进来两对夫妻,分别带着孩子,坐到了我们的隔壁桌。孩子约摸10岁左右,围着父母玩闹。他们的嬉笑声引得陈玲丹频频侧头,神情既羡慕又有些心事重重。

饭后,陈正连起身去了洗手间。陈玲丹望向我,语气担忧。“姐姐,你说要是爸爸不同意让我去福利院,我该怎么办?”还没有等我回答,她就自己接着话头说,“我舍不得他们,可又好想有个户口啊。”

这一顿饭,父女俩各怀心事,互相几乎没有说过话。

一次五味杂陈的家庭会议

下午1点,我们赶回岁坊村。 “户口又没办下来。”经过陈玲丹大伯家时,陈正连朝着院子里正在收拾东西的哥哥低声说了一句。

大伯似乎并不意外,低头“哦”了一声。但听到“孩子要送去福利院”时,他猛地抬起头,声音也高了八度,“我们家的孩子,为什么要送走?”

一旁的大伯母和姨妈也闻声过来,几个人围坐一圈,听陈玲丹转述上午的经历。

听到父女两个的年龄差因为不到40周岁而不能办收养时,大伯语气急切地插话问,“我今年59岁,能不能由我出面收养你?”

“可你已经有我哥了。”陈玲丹的一句话,让一家人刚点亮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就在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的时候,82岁的爷爷和79岁的奶奶也颤颤巍巍地走进门来。

爷爷听说孙女要走,急得满脸通红,嚷着“我们都养了14年了,这是要抢人啊!”奶奶则抹起眼泪,“为了养这孩子,我还去砖窑厂搬砖挣钱。吃了多少苦才养大啊,怎么说走就走了?”

“我得住在福利院,但是周末假期会回家来的。”陈玲丹想安慰爷爷,可爷爷把脖子一梗,“我看不好说,万一不让你回来呢?”

冷静下来后的爷爷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你走了,我们这么多年不是白养了吗?万一你以后不赡养爹妈怎么办?”陈玲丹立刻表态,“不会的。我大学毕业就回家。”

可爷爷还是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阿丹,要不你别去福利院了。不读高中就不读高中嘛,至少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

“阿丹成绩这么好,不培养她上大学,太对不起孩子了。”大伯母并不同意爷爷的意见,“而且没有户口,她不能工作不能结婚,不就成废人了吗?”这句话让爷爷沉默了下来。

一直在一旁低头乖顺听长辈讲话的陈玲丹红了眼眶,豆大的泪珠紧接着落了下来。陈正连抿紧了嘴唇,背过身去。女眷们也开始抹眼泪,小院里的气氛伤感凝重起来。

最后,爷爷站起来主持了局面。“先这样吧。把孙子叫回来,让他把程序问明白了,我们再开一次。”

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

当晚9点,陈玲丹又给我接连发来好几条手机QQ消息。

“姐姐,我睡不着,好难过。刚刚爸爸妈妈都哭了,他们舍不得我走,担心我在福利院里吃不好,衣服没人洗。我也哭了,他们真的对我很好,我不想离开他们。”

“难道必须只能在户口和父母间选择,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

“我们只想一家人在一起,为什么这么难?”

“姐姐,求求你,帮帮我们。”

当户口和亲情成为只能二选一的答案,面对这样一道选择题的一家人,是如此的无助和心碎。

对陈正连和妻子来说,这是他们宝贝了10多年的女儿。让孩子入户福利院,不只是让女儿离开他们的生活,更是切断了他们本该有的法律上的牵系。

而对陈玲丹来说,尽管这个家没有给她带来丰足的物质生活,但是却给了她10多年来父母的关爱和呵护,这是一个让她安心的地方。而为了户口,离开家庭,入住福利院,和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儿生活在一起,相当于又一次让她去面对自己是个弃婴的事实,这是多么残酷的二次伤害。

丽水空气质量上半年全国排第九舟山第二杭州将打造生态样板河杭宁高速昨天连发3起车祸 大巴车侧翻义乌一航班昨起飞时“七夕淘宝又出新招 上“一淘火眼”扑蝴义乌一家餐馆煤气深夜泄漏爆炸 三名餐宁波牛奶集团全球招聘奶牛牧场饲养员年舟山开通空中游览航班 单次可载4人一温州:“倔强”男子没赶上公交车 挡在杭州:烈日下谁来监管杭州:西湖景区警方悬赏抢劫嫌犯 这个宁波:电信诈骗频出 真中奖的消息反倒温州:少年深夜女厕所抢劫 抢完还把人金华:飞机轮子陷进地面10厘米 跑道杭州:男子偷钱想装睡不认账 等他的将杭州:五菱宏光撞上百万卡宴 修理费起周三“立秋” 高温不愿走 今天开始“杭宁高速10分钟内3起事故 致1人死永康企业开建“立体厂房” 巧妙解决用浙江淳安被列为生态“单列县” 不再考舟山协警上班4天晒成“焦警” 执勤前上虞一男子“绊马索”捉弄邻居致人死亡浙江治水将启用史上最寻找可游泳的河:温州整治温瑞塘河不信桐庐贫寒家庭的孝顺女愿望是做能照顾妈杭州男孩刘浥尘用写汉字PK中国好声音同是小区停车 有人成“整蛊王”有人成杭州南岸晶都等小区有股浓浓的尿素味 丽水一盗窃团伙拿宝宝当掩护 偷手机放湖州老人去世后家中现台州一毒贩为摆脱追捕上演跳楼捉迷藏跳烈士尹进良的遗孀将慰问金捐给结对资助浙江精品柑橘销售或将回落 柑橘出口量浙江省所有新华书店推出“聚畅销”明天20个月大的女宝宝记忆力惊人 能说出今天起杭州严查高架打双跳灯假抛锚 违美国:中国留学生驾宝马飙车 与警方互联网金融首入政府工作报告 “宝”斯诺登称受到美政府暗杀威胁 美监控不叙政府与反对派将直接谈判 潘基文肯定印尼洪灾和山体滑坡遇难者人数升至18专家解读张淑侠一审为何被判死缓:属于调查称加拿大近半数“有机”蔬果含残留俄南极被困船只已脱困 美破冰船驰援计浙江新增1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民政部:失能、高龄老人优先入住公办养泰国会选区制议员候选人登记工作将如期错炸医院致56人死 基地头目竟道歉印度驻美女领事:遭美警方肛肠搜查 与出租车开进公交专用道吃了罚单,的哥一